2018年展望:為何通脹可困擾央行

  • 2018年1月10日

    過往,我們從未像目前般經歷由央行主導股市的週期。踏入2018,不論是歐洲央行縮減購買資產規模,還是美國聯儲局不再重新投資資產,也會導致央行的影響減弱。

    2018年的一大議題…

    央行退市將有何影響,是2018年的一大議題。一些人認為影響有限,因為投資者的需求足以抵銷央行退市。然而,投資者憂慮加息可能高於預期,或純粹因為央行不再入市支持風險資產市場,也可能觸發恐慌的情緒。至少,量化寬鬆政策結束,可能令「趁低吸納」的思維受到考驗 - 特別是固定收益市場,例如美國投資級別債券。

    市場是否過度憂慮?央行如有需要可以重新入市,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吉也承諾必要時會延長量寬。然而,這需要假設貨幣政策仍不受通脹限制,而通脹自金融危機以來表現呆滯。事實上,才18個月前我們仍處於最憂慮通縮的時期,當時十年期德國債券孳息為-0.3%,而全球三分之一的政府債券亦提供負孳息。

    圖1:才18個月前我們仍處於最憂慮通縮的時期

    孳息以百份比計。資料來源:湯森路透Eikon,2017年11月。

    政策改變?

    未來政策可能有變,是不容忽視的因素。多國央行維持寬鬆立場已有一段相當長的時間。目前,幾乎各主要經濟體均出現勞工市場緊張,主要例外的只有歐元區。到了某個階段,勞工將有信心要求加薪。過去出現工資通脹時失業率較高,但這並不代表其不會重臨。事實上,一旦出現工資通脹,便可能急速上升,並顯著縮窄央行應對的空間。

    除通脹上升的壓力外,近年所見的一些廣泛性通縮因素亦逐漸消除。例如油價在2014年下跌50%,但若石油業並無重大的衝擊,便難再復見。更廣泛來說,中國和其他新興國家融合導致消費品通縮的情況已基本上完結,與其他國家融合產生的影響相對較小。

    圖2:美國、英國及日本的失業降至數十年以來的低位

    數據以百份比計。資料來源:湯森路透Eikon,2017年11月。

    結構性通縮風險被誇大

    另外,我認為若干可導致通縮的結構性因素有誇大之嫌。互聯網是一個很好的例子。有些人認為網上比較價格的能力對生產商構成壓力,促使盈利率下跌。這論點或許正確,但互聯網興起之際,正值環球通脹偏低的時期,因此其加劇通縮的影響被誇大了。隨著互聯網讓生產商輕易調高價格,若生產商面對成本壓力升溫,價格便可能不像過往般一成不變。若所有生產商均面對工資或原材料成本上升帶來的成本壓力,便全都有調高價格的動機。價格透明度增加,不一定總是惠及消費者。

    我認為通脹並非基本情況,但為後市帶來風險。鑑於通脹對市場的影響重大,投資者應考慮在組合內加添一些抗通脹元素。浮息貸款在2017年的資本增值相對溫和,並提供穩定的收益,是一個理想的選擇。除抗通脹外,我仍看好股市,但傾向在本年稍後予以減持。


    重要資料

    富達或Fidelity或Fidelity International指FIL Limited及其附屬公司。「富達」、Fidelity、Fidelity International、Fidelity International標誌及F標誌均為FIL Limited的商標。有意投資者應尋求獨立的意見。

    投資涉及風險。本資料僅包含一般資料,並非認購基金股份的邀約,亦不應被視為建議購買或沽售任何金融工具。本資料所載資料只在資料刊發時方為準確。觀點及預測或會更改而不需另作通知。本資料所載的證券(如有)僅供資料用途,在任何情況下均不應被視建議買入或賣出有關證券。

    本資料由富達基金 (香港) 有限公司發行,並未經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審核。

    Dominic Rossi

    JAMES BATEMAN 是富達多元資產團隊的投資總監。

    James負責領導由投資專家組成的富達多元資產環球團隊,包括投資組合經理和大型研究團隊。James持有劍橋大學經濟學文學碩士學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