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8 年環球市場展望: 投資總監

  • 2017年12月21日
    查閱內容全文

    您好,歡迎收看2018 年富達展環球市場展望,我們將分享對明年投資市場的展望。我邀請到固定收益、多元資產和股票的首席投資總監參與這次分享。

    我們首先談談股票。

    Dominic Rossi,我認為今年做預測特別困難,對嗎?

    就這樣提醒自己吧。對全球股市來說,2017 年的成績卓越,以金額計算的話,整體增長大概是 20%。

    這表示我們已將今年部份收益資本化。因此,從估值的角度來看, 2018 年的股市環境將變得更艱巨。

    回報看來已為頗為穩健的收益增長作出折讓,所以我認為今年股市能有正回報,已屬幸運。

    但是,這不表示熊市或類似情況會出現,只是說今年過得還不錯,但我認為股市還是會有變化。

    未來收益仍會直線上升。因此,估值之間會出現一些緊張情況,特別是科技股的張力更強。

    從估值來看,收益增長已大幅下滑,但我預期處於週期末的市場投資價值將開始向下,特別是當全球各國的利率將逐漸正常化。

    James,於2017 年,你一直認為必須堅持勇敢進場。

    是的。

    不要在牛市太早太保守。

    明年還是這樣嗎?

    整體而言是。我對股市的疑慮和 Dominic 一樣,但我認為股市會略為回調,然後可能會有大筆現金流進股市,將之進一步推高。

    所以 2018 年的增長將會是大幅度的雙位數字嗎?不是。

    我認為它們可能是表現最好的資產類別嗎?沒錯,有可能。因此要勇敢進場,並且必須堅持。

    我們必須再次思考現金的問題,也是具體身處牛市最後階段時,是要轉為固定收益,還是現金呢?固定收益的估值並不特別有吸引力,現階段的利率開始上漲。

    現金的收益保證低於通脹,那你為什麼想這樣呢?你又會怎樣呢?

    應該繼續留在股市。

    Charles,你是固定收益的主管。很明顯這是你的收入來源,對嗎?

    對固定收益來說, 2018 年將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環境。因為我們要面對重大挑戰。

    我們目前的挑戰是,表面看央行明顯希望推動正常的貨幣政策。他們所說的「正常化」,是指摒棄過往所提出的部份量化寬鬆政策,當然也想調高利率。

    所以你認為環境不利於固定收益。但是,我們必須考慮到這些利率變化的步伐。

    顯然各央行都非常清楚,息率上調的速度將會是很慢、很無聲無息,而且也會受控地進行。

    他們最不想看到政策阻礙仍然脆弱的經濟的復甦步伐。

    你對步伐有些不同的看法。

    資金市場在過去四年的特色之一,就是市場都指央行「虛張聲勢」,對嗎?

    市場總是宣稱利率上調不會是你想像中那麼高。

    老實說,央行每次都錯,市場都是對的。

    但2018 年,坦白說, 央行將會是對的。

    通脹的風險比過去都更對稱,過去市場正確猜測到通脹的風險是下降而不是上升。因此,它們猜對了利率週期。

    我認為 2018 年央行會調高利率,市場卻仍在賭它們不會這樣做。

    Charles,現在有些市場開始展開量化寬鬆,資金流動性又怎樣呢?

    這將是 2018 年有趣的特色,因為沒有人知道央行提出這樣的新實驗,會帶來怎樣的後果。

    這是說,我們只要小心靜觀其變,因為沒有人會預測到關閉資金源頭將帶來的後果。

    資金仍於不同市場之間游走,但明顯源頭被逐漸關閉。

    某部份固定收益的疑慮是,例如估值已經頗高,因為市場熱切追求固定收益市場的收益動能。

    市場對收益的追求仍非常強勁。但當然,坦白說,邊際買家,也就是央行,沒有太積極投入固定收益市場。因此,投資者需要更加注意信貸市場內,估值過高的建議。

    這點很有趣。因此,謹慎地踏入2018 年,由於這樣的實驗,大家都很雀躍,但這卻表示你必須特別小心選擇投資產品。

    沒錯,這是 2018 年的關鍵課題。

    在固定收益市場方面,我們不能只依賴從央行流入市場的資金總額,計算整體信貸息差。

    我們要做的是選擇正確的信貸投資,為客戶竭力維持價值。也就是確保投資在具備適當風險回報條件的信貸投資上。

    James,你會認為目前市場上甚麼隱憂將會陸續浮現?

    我最大的疑慮還是沒有預期發生的通脹,央行會因此比預期還要快速加息。這將為所有市場帶來某程度上不可預測的影響。

    央行制訂政策的部份原因是希望撐起股市。如果目的和思維都改變,我會比較擔心股市,比固定收益還要擔心。

    針對市流動性,我最關注目前有大量資金投放於固定收益資產,這情況將進而導致股市恐慌。而這狀況可能會使牛市結束。

    所以,你從一個橫跨所有市場都存在合理流動資金的世界,走到固定收益投資市場的安穩對股市有所影響的狀態,你便意識到有必要再度有效評估風險。

    我擔心的第三件事是波動性。由於兩個原因,目前的波動水平是過份地低。

    第一,大家對環境頗感樂觀,即使他們不應該這樣。第二,許多人把錢都押在較低波動性上。按定義,如果要拉低波動性,只要一出現波動徵兆,資金便會撤離,然後便出現波動性越趨加劇的情況。

    Charles,冒昧的說,按照你向來看法均較悲觀,但有那些事情令你這樣清醒?

    對於固定收益投資者來說,我們總會擔心兩件事。第一,通脹真的發生,第二,違約率顯著增加。

    針對通脹一事,儘管失業率非常低,過去未曾真正發生的工資上漲,現在反而是我們極大的困惑。

    但我們不應對此感到自滿,而身為固定收益投資者,我們對明年必須非常審慎。

    談到違約率,事實上,目前的違約率是極低的,因為發行人都能償還貸款。因為他們可以進行再融資,以及選擇更長的債務到期日,因此違約率仍然低企。

    但如果違約率上升,很明顯,固定收益投資者明年就要擔心了。

    James,身處這樣的市場,我們要何去何從?你認為機會在哪裡?

    其中一個可能會讓人感興趣的領域是另類投資。也就是說,如果傳統市場的波動性平穩、也許是負數或打平時,就要考慮其他投資,可以試試另類投資的兩個領域。

    一個是另類投資,也就是不相關的市場領域,例如:上市基礎建設之類。

    你必須更深入瞭解現今市場缺乏相關性的情況。

    沒錯,更難搜尋、更難研究。

    第二個領域是長倉/短倉、以及不是打賭市場的走向,而是純看回報表現。

    Charles,在這樣的情況下,機會在哪裡?

    我覺得要說債券牛市已結束,仍屬言之過早。但即使我們有這個想法,2018 年我們對估值還是要更謹慎。

    類似混合市場,以及某部份的新興市場債券,絕對還有許多價值,但我們必須更加謹慎。

    如果我要總結各位對明年的想法,應該說你們對 2018 年的展望都比較溫和。但並非所有投資者都這樣想的。我想許多投資者或許多客戶都對明年感到緊張不安。

    Dominic,為什麼會這樣呢?

    這向來是股市牛市的特色之一。從 2009 年至今都是如此,而且是大家都不希望見到的。但老實說,你會預期所有人都會喜愛市場尖峰。因此,我對股市存在下滑風險會更樂觀以待的其中一個原因是,不會存在到達頂峰時的那份虛榮感。

    但我認為您必須大幅改變對利率的預期,才能談論市場將嚴重下滑,或出現真正經濟衰退的說法。而我目前還沒有找到有力證據來支持這樣的說法。

    能從記者的角度報導極具戲劇性的事情,總是件好事。但卻不表示會有這樣的事情。

    Charles、James 和Dominic謝謝你們。也謝謝大家收看。

    再見。